冰糖温酒

日常摸鱼


是一直都很想画的姿势


渣渣拍照技术掩盖不了我的渣画技



【曦瑶】


寒室内摆着一盆金星雪浪。
姑苏的天气并不太适合牡丹的生长,可这盆却终年常开,花瓣雪白,细蕊嫩黄,清香在寒室里弥漫。
就像金光瑶。
蓝曦臣还记得金光瑶当上仙督的那一天,白净脸上的丹砂愈发鲜艳,黑曜石似得眼睛盈满光,嘴角微抿,金星雪浪在胸前开的灿烂。
他笑着唤他,二哥。
那笑容暖的能融化春意,于是泽芜君一颗心便再没了逃脱之地,被展露出来,刻上独属于金光瑶的痕迹。
蓝家禁酒。
蓝曦臣知道,可在心爱的人面前,一切都有回转的余地。
白玉酒杯小巧玲珑,盛满微微透明的花酿,一口下去,唇齿充盈着牡丹花的香气,回味无穷。
酒香熏得人脑子晕乎乎的,蓝曦臣被周身浓郁的花香围了个满,泽芜君便弃了所谓礼廉道德,在心上人惊诧的目光下,吻上那瓣柔软的唇。

【的名】生日礼物


名取周一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,是在十五岁。
他走在空荡荡的走廊,冬日为数不多的阳光透过窗前的雕花铁丝照在脸上,初冬的寒风带着细碎的落叶味从窗缝流进,捉弄似的轻轻打在身上。
还是有点冷的,名取周一想。
在走廊的转角不出意外的又遇到那个黑发少年,名取周一装作没看到,放轻步伐大步越过。
衣角被人扯了一下,接着眼前便笼起一片阴影,少年独有的微微沙哑的声音响起:
“周一君对我这么冷淡,我可是很伤心的。”
少年说这话时尾音上扬,名取周一闭上眼睛都能想起那人说这话时轻佻的笑容,他翻了个白眼,转身正视的场静司。
黑衣少年身形修长,黑曜石般狭长的眸子点在白皙的皮肤上,此时盈满笑意,点点星光在瞳孔深处闪烁。
名取周一不耐烦的哼了一声,仰头瞪着的场静司:
“长话短说,我还要回去复习。”
一同除妖时名取周一还能勉强与其平视,而现在却要微微仰头才能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眸,真是的,这家伙吃什么长大,名取周一愤愤的想。
的场静司似是看出他心中所想,微微屈腰,温热的气息打在稚嫩的脸庞,少年开口了:“当然是给周一同学生日礼物了~”
距离一下被拉近,名取周一愣愣地看着的场静司把一盒巧克力放进他手里,感觉周围空气都弥漫着一种奇怪的氛围。
“呐,礼物送到了,周一同学我就先走啦。”少年弯着眼眸退开几步,随后顺着长廊离去。
名取周一看着被冬日阳光拉长的影子,后知后觉的攒紧了手中的巧克力。
这个家伙真是的。
不过,很可爱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END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